回锅炸米团子_

喵宰真的是很戳人心啊啊prprpr只是我画不出他可爱的万分之一qwq
私心tag不合适的话我会立删的qwq

#今天被空间的女体宰设定迷得神魂颠倒啊(buni
感觉就是女孩子哒宰也能(在身高上)取得优势
#女体注意
#p1字丑注意
#p3加滤镜

『从今往后,她就是你的搭档了中也。』
『……老大,我觉得青花小姐刚刚的眼神有点嘲讽是怎么回事!』
『啊啦,我的名字是太宰哦!chuya——』

我怀疑我用了假手指摸鱼系列

#五分钟产物#从从卷子堆里爬出来摸手机#没压感瞎几把乱涂
问题少年夜x风纪委员青
『就是你,整天端着木板脸教育本大爷。』
『就翘课怎么了?你管得着吗?』
『本大爷有一百种办法让你待不下去,信不信就在这里把你办了。』

——————
【捂脸逃走】啊啊啊夜青太好吃了有没有太太产粮啊什么都好!【敲碗】

【尤昴】从零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阴阳师梗注意#
迟到的梗,tbc,tbc,tbc。后期还会改。
ooc属于我,蛤蛤蛤最近忙成狗,文风像坐过山车,一会认真一会傻逼,抱歉抱歉。
——————————
01

从黑夜中诞生的神灵,拥有令人畏惧不敢侵犯的威力。墨色的眸子像水晶在深渊之中泛着微光,背上的巨大翅膀卷起呼呼风声飞沙走石。千手所到之处皆在须臾之间被夷为平地,宣告绝对的终结。


才怪。


昴看着身旁自动跳出的介绍,文辞浮夸天花乱坠,读得白眼就要翻到天灵盖上去。

即使是吹得那么好依旧是个r卡,探索任务里被吊打刷经验,转正以后被大佬带带,一满级就端进厨房的狗粮。

食物链的底端,一辈子孤苦伶仃的倒霉家伙。

会有那么牛逼,他才不会相信。



02

被召唤出来的时候昴还在睡午觉,心知肚明自己作为小角色肯定要在短时间内被抽,于是抓紧时间补了个回笼。

吵醒他的那个阴阳师还在叹息,真奇怪,他的脸并不似nr群中口口相传的那般黑。这种语气像是在感叹自己一世英名居然也会有非的一次似的,加上自带的起床气属性推波助澜,黑发的青年几乎就要上前去狠狠给他一脚。



03

最后还是被无情地扔进寮里,临走前随便截图吐槽了一番。

菜月昴环顾四周,一排排像宿舍一样的房间全熄着灯,门牌上清清楚楚写着各自等级唯恐别人不知道,想来都是起早贪黑带粮回家倒头就睡的人。

这就是以后陪伴他的同伴啊,也不知道将来自己的命会交到哪个手上。这么想着,心里竟然有些冰凉的感觉。

一阵风刮过庭院,扬起片片落叶,本该是静谧美好的景色却怎么看怎么让人失落。

悲伤.jpg。

黑发的少年抬眼看看头顶那个未上的金锁,啧了一声。走的时候太匆忙,也不知道自己的门牌号,看来只能在附近找找,看哪间房空着了。




04

本来,睡眠能让心情变好这个办法他是屡试不爽的,毕竟不是喜欢悲伤感时的人。

可是现在菜月昴想怀疑自己的人生。只因他一觉醒来惊恐地发现,自己旁边还睡着一个陌生的家伙。男的。

看看对方,欲言又止似乎在组织开场白,眼神写满复杂。

整整花了五分钟来思索前因后果,才明白这间屋子本来就是人家的地盘,回来晚了发现这个不请自来的入侵者,没办法只好将就一下。

天知道昨晚是有多蠢才会走错别人的房间?!刚来就闹出这么有冲击力的事情,某耿直的式神表示无法接受。心里奔腾过一群又一群一波又一波喊着“日了狗了”的不明生物体,急性尴尬癌突发恨不得一头撞死在樱花树上。

尤其是当他冲出门外看见那挂着ssr字样的牌子时。

——就不会设结界么?!天下怎么会有这样安全意识薄弱的人。




05

然而那个紫色短发的大神并没有表现出责怪或者厌恶的神色。这让昴感到更加羞愤,对于他而言,或许被利落地揍一顿要更好一些。

“……并不是大神。”青年显然抓住了错误的点,这么告诉他道,“只是级数高一些罢了。我的名字是尤里乌斯,叫我尤里就好。”

眼睛里似乎有着装载星辰的光彩,柔顺的发丝明明是和瞳孔相对的颜色,却奇怪地没有一点违和感。精致的鼻梁和眉眼,的确和他的身份非常相配。

……所以说帅哥了不起啊,不要这么一脸平淡地转移话题好吗!

看到昴脸上复杂的表情,像是突然被推上斗技场一般无措而纠结。即使是r卡也是有自己的脾气的,对方不温不火的态度让昴很快地下了定义。

讨厌的家伙呐。




06

所以说为什么没有遇上就绕道走,敬而远之仿佛见到德育处主任呢?

……昴表示他是这么做的,原先。

为了努力变强升级,以免几天以后就被喂掉当炮灰,每天早出晚归地刷探索觉醒,他一个r卡也不容易,终于深感什么叫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然而带头的主力,那个传说中神乎其神,一开局普攻都能秒对面的ssr莱茵哈鲁特,据说已经是六星满级,再给经验都不收了。这下可好,不能把资源白白浪费,只能派另一个牛逼人物顶上。当然这个人是谁,想想都知道。




“是你啊。菜月昴吗?”

昴僵硬地转动脖子,看到身边最近的一个站位赫然是持利剑的尤里乌斯。

还有我的名字,他是怎么知道的。




07

不可避免地受伤了。再一次地,倒在了地上。

都是那个该死大鲸鱼的错。这家伙就是个放大版空气加湿器,一喷雾什么都看不见,这个回合就又废掉了。

“没事吧,昴!”迷茫中,有个声音从左边传过来,或许是视线被遮蔽的原因,显得格外地清晰。

昴看了看头上仅剩不多的生命条,抬手捂住了肩上被打出来的,长长的伤口。

“哈,这点小伤,不是每次都会有的吗?”

剑锋破开白霭的一刻,他笑着说。

“好好打,尤里乌斯,这里就交给你了。”

可是声音里掩藏不住的失落呢。

昴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青年身边围绕着的彩色精灵,他们的主人毫发无伤。差距带来的打击让他感觉自己的伤口疼痛加剧了几分,血液温暖地流淌,顺着指缝一路向下。

一种疲惫感突然涌上来,他拖着脚步走下台阶。




08

下场以后昴休整了很多天。伤已经好了有一段时间,可是心情却总是莫名其妙地不快。

这样的状态,估计是控制还没解除,还是请个假吧。大家都说。

当时一起上的安娜塔西亚后来告诉他,那一次尤里乌斯看着他的背影站了很久,然后突然间开了个大,一下就把那几条白鲸打成了渣渣。

昴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讲这些。似乎这样的实力放在那个家伙身上一点也不稀奇。

安娜那双浅葱色的眸子闪了闪,“你不知道,尤里这个人很有风度,自打入寮以来就从不和人抢鬼火。”

昴扯了扯嘴角。又听见女孩问道,“难不成你和他认识?”

“怎么可能。”

安娜塔西亚的笑容微妙起来,好像听见了什么有趣的事。这个辅助型的式神有一种特点,就是一看见她露出这个表情,不管有没有都觉得自己似乎被坑了一把。




09

昴又不得不和尤里乌斯碰面了。发御魂的那天全员集合,两人又是挨着。式神们吵吵嚷嚷地在前面闲聊打岔,笑声大得像要过年,昴和尤里在人堆里不断地移动着,只能被推来挤去。

你很低落。为什么?

紫发的青年沉默了一会,开口道。




10

尤里乌斯:其实R级也不代表什么。

尤里乌斯:你看人家菲莉丝,r卡变奶爸,群体回血不用火,多励志的一碗老火鸡汤。

菜月昴:……呵呵。

菜月昴:再见,不送。




11

上面是用来干嘛的?搞笑的,但是一点也不好笑。

最后昴还是屈服了,乖乖让尤里带着去打御魂。

……想要不当狗粮,就一定要在短时间内提高自己,开发技能,堆叠暴击,让所有人看见你的实力,知道你即使是r也是个值养抢手不可忽略的r。

说这话的时候尤里乌斯莫名认真,昴想了想,他或许没有体会过身为弱者的危机感为何物,但是为了自己,竟然去做了功课,还把搭配的攻略之类通通记了下来。

他想,自己确实是没有做过什么让尤里值得这样上心的。话说不过几句,战打不过几回。

如果这就是所谓骑士风度的话,那也太累了吧。




12

“昴,你先。”

指着对面那几个,尤里乌斯淡淡说道。

昴看过去,只见几米开外站着几只不明生物体,正面一副人模人样,可背后分明有蜘蛛一样的手臂在不停挥舞,手上还拿着黑乎乎牛津字典,以一种相同的频率在昴面前晃来晃去。


……这是什么玩意?!

答曰:这就是御魂boss,怠惰大罪司教培提尔其乌……

——等等!!这个游戏不是叫从零开始的阴阳师生活吗!八岐到哪里去了?

——那些手你看到了没有?你数数,不是也是八条吗,连动作数据都是一样的。



【系统提示:亲爱的阴阳师sama:由于一些反馈不满于怠惰模型设置,认为他们都看到了不可视之手,坚持是系统的bug。特此声明,将怠惰的三技能[不可视之手]正式更名为[不可不视之手]。奉上一点心意,谢谢。
                         10金币  1体力                      】



昴:……这游戏真有趣。


—tbc—

占tag致歉

今天高一狗提前学到孔雀东南飞。
“直说太守家,有此令郎君,既欲结大义,故遣来贵门。”
注释:大义:婚姻。
我:(表面)ರ_ರ
    (内心)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不是黑晴明和狗子的誓言吗!!?!?为了大义永远追随大人什么什么的哇啊啊啊看我发现了什么!?wdhsvveixh
【用一种文艺的方式热烈表白,厉害了蛤蛤蛤蛤蛤蛤】

之前的脑洞,阴阳师梗注意
文正在码,有人看吗|ω•`)

【尤昴】Temperature

#短小,标题乱取的hhhhhh随意的一篇
#生病梗,文笔废,最近状态辣鸡导致十分低产,好几个坑没填【别打我蛤蛤蛤】下周运动会我要开车!!!
#昴略消极(当然只是一时的
#那么,开始啦
——————————

『病了吗……』
把手试探性地靠近少年的额头,滚烫的皮肤却在接触的前一刻自己贴了上来,想来温度的确是挺高的,不然在平常昴也不会这么温顺。
一双黑色的眸子因为难受的体温而带上了点点泪水,湿漉漉地看着眼前的人。白皙的脸颊微微泛红,意识已经有点迷迷糊糊了。
本来一大早正巧路过,想来探望探望许久失踪的昴,结果发现那人窝在床上把自己裹在厚厚棉被里面睡得昏天黑地。难得这么安分可尤里乌斯顾不上多看几眼,忍不住立刻把昴揪起来查看。
幸好自己过来,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会把自己搞成这副样子,病了几天也不得而知。
所有情况就是这样……不过看起来自己是走不了了。
尤里看着自己食指被抓在少年手心里的样子,莫名有些无奈。按理来说,这种力道对他根本不算什么,可病号的手软绵绵无力到几乎搭在他身上,不知为何让他不忍心抽走让昴去抓冰凉的被角。


『昴,哪里不舒服?』
『感觉很冷吗?……头疼不疼,告诉我。』
『要不,我还是去叫菲莉丝来看看吧。』



尤里在床边蹲下耐心地询问着,言语里满是担忧。然而昴在听见猫耳少年的名号以后挣扎得更厉害了,仿佛在做噩梦一般恐惧的样子让他只好打消这个念头。
『看不出来菲莉丝居然还是你的克星啊……』
一边感叹一边拿起旁边早就倒好水的杯子,扶起床上的人之后细心地替对方掖好毛毯。
外面正是下午,这个季节难得的晴天。昴的居所临近街道,这是他自己挑的,从窗户望出去可以看见来来往往的人和色彩斑斓的小商铺,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仿佛缩小的工艺品模型一般精致而美好。


『如果住在郊区的话,我要孤独死的。』很久以前他这么说道。
然而即使这样不舍,最终昴还是搬离了府邸。不是因为和周围的人关系闹僵,而是某一天突然来临的,莫名的决定。
——自己已经依赖上他们了。也不知道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习惯有他们的存在,以至于无法离开他们了呢?
这个念头一旦产生就疯狂滋长,藤蔓一样让他恐惧。
善解人意的,美丽的艾米莉亚碳,深深爱慕着自己的,不离不弃的雷姆,毒舌但又直率的拉姆,刀子嘴豆腐心的贝亚特丽丝。

……还有那个见面必吵架,往往还有向互殴发展趋势,对其他人温文尔雅却偏偏不待见自己,说话嘴损又苛刻的混蛋尤里乌斯。



只有碰触过死亡以后才会最深刻地害怕失去,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灾难或是破裂?总之到最后一定要撕心裂肺,痛苦到不能自已。残忍到令人无法承受。
他不敢想象,也无法想象。
如果结局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未知数,那么还是容许我懦弱地离开吧,逃避所有的悲伤和痛苦,作为代价,也丢掉了所有打出happy endding的可能。
这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呢,这样无能为力的自己。



身体在坠落,周围一片混沌与黑暗。
好难受。
没有温度的深渊漠然地沉寂着,手指撕裂了虚空。
好难受。
终究要回到黑暗的怀抱中去吗,与光明背离,与温暖背离,被世界上最最隐秘的角落遗忘存在。
好难受好难受。所以——
『昴,醒醒,别睡了。』
救救我好吗。


揉揉发红的眼眶,退烧以后的躯壳像是刚从失重感中找回来,轻飘飘找不到落脚点。
眼前的人是谁呢?显眼的紫毛,漂亮到极致的琥珀色眼睛,无论什么时候都一脸欠打的从容模样。
尤里乌斯。
『答错了哦,昴。』他温和地微笑,用从来不会有的柔和声调说。
『现在在这里没日没夜照顾你的人是尤里,可不是跟你无聊较劲的尤里乌斯呐。』
得到怀里黑发少年勉强挤出的嫌弃表情以后勾起嘴角,递过冒着热气的药碗。好声好气地哄着昴喝下,语气里满是连自己都难以置信的宠溺。
用这个词真是苏极了,尤里乌斯默默在心里嘲讽着自己,就像乙女漫画里的套路剧情一样,一点可信度都没有。然而手上还是收拾好东西,一刻没停地到厨房里准备白粥。
傍晚时分的天空泛着奇异的光彩,艳丽的玫红金黄融合在一起,像河流一般,倾倒至天际的暗蓝之中。像谁发丝的颜色,于悄然之中拉开了黑夜的戏幕。

尤里乌斯是自己重要的人啊。
望着窗外的云彩,昴听到心里有个声音这么说道。
——怎么可能呢?肯定搞错了!……不应该是这样的!我和他,连好好相处都做不到,巴不得他不要出现才对。
啊啊,真是,不直率呢。即便是一直讨厌着,一直抱怨着,也在看见他的时候觉得安心,唯独把自己的秘密地址透露给他。
还没意识到吗,从他进门开始,从他坐下开始,从他呼唤自己开始,从第一次见面的凝视开始,自己就已经深陷其中了啊。


厨房里修长的身影,指尖划过被主人随意放置在台上显得乱七八糟的蔬菜瓜果。突然在某一刻停下了动作。
『昴,我记得你是不吃青椒的。』
没有回应,熟睡的人窝在暖暖的被子里。磨去了棱角的昴就像拔掉尖针的刺猬,光线如同一只手抚摸少年柔软的脸庞,平常看似不善的眉目间露出极少被察觉的脆弱和安静。
只要有一点支持,一点希望,都会好好走下去的对吧?和他一起。和所有人一起。


哗哗的水声重新从厨房里传出。
仿佛过了几分钟,又仿佛隔了漫长的世纪,在确定不会被听见以后,票来了轻轻的,梦呓般的回答。
『因为……你喜欢呐,不是吗?』
『是准备给你的,尤里。』
在他看不到的墙那头,青年的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



—END—

终于!写完了!!整整一个钟啊我到底写了些什么【突然消沉.jpg
谢谢看完蛤蛤蛤一定是要很强的耐心才蛤蛤蛤蛤蛤蛤

#尤里女体化注意#
把之前的尤利娅上了个色,,
表情有点迷之黑不要在意【很在意好吗!
以及懒得画手把双臂藏在两侧结果调色没调好和阴影一个样了蛤蛤蛤【你

#自设尤里女体化#尤利娅·尤克里乌斯
#因为觉得很攻气所以打了尤昴tag|ω•`)
#晚修是什么?就是给我们摸鱼用的嘛。【机智.jpg】

大概这样,,,有长长的高马尾,有点好战,略微毒舌(看对象),骄傲但又不特别张扬,有时候会意外的细心温柔?
——或许每个这样的女孩子心里都会有软弱的那一面吧,昴,你会是第一个了解它的人吗?

『那边的人类。啊啊,没错,就是你喔。』
『好无聊……给点糖吃吧?不然就捣蛋♡』

#大概是这样的??【躺